yb326app

  在古埃及也曾流传过关於救世王降临之说,据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古埃及预言记载,当一地区遭受灾祸役就会有人预言将会有一个大能的国王来临,他将开创一个幸福、和平、正义的时代,从这种救世王降临之说到犹太教的弥赛亚观念和基督教的基督再临论,当可见出一条伏线)

yb326app

  毕达哥拉斯强调“灵魂轮回”说和数字神秘主义,他认为“灵魂”不朽,可以转变为别种生物,在对“数”的认识上,他指出“万物都是数”,从而构成了具有抽象推理之哲学意义的数字主义,西方思想传统中数学与神学的结合始於毕达哥拉斯,它乃尔后基督教哲学特徵之一,正如罗素所言:「有一个只能显示於理智而不能显示於感官的永恒世界,全部的这一观念都是从毕达哥拉斯那裏得来的,如果不是他,基督徒便不会认为基督就是道;如果不是他,神学家就不会追求上帝存在与灵魂不朽的逻辑证明。」(9)。

  基督教的受难、复活之说也有古巴比伦传说的痕迹。基督教中的“受难”观念,亦受到古巴比伦中的宗教风俗影响,在古巴比伦有一种风俗,每年选一已定罪的犯人,使他穿上国王御袍,坐在宝坐上,行乐五天后便将他剥去衣服,加以鞭苔,然后木框贯体处死,这种情况使人想起彼拉多兵士给耶稣穿上紫袍,当作犹太国王,然后拉到十字架,这种作为被杀牺牲在古代社会是十分普遍的,象徵古代社会领袖享有社会权力及与其承担责任紧密相连,具有“受难”意义的是,远古被杀这种活人祭神在古代者往往是社会地位最高的人,如酋长、巫师。随著阶级社会及统治者权势的增大,这种风俗遂出现戏剧性转变,即找一位替代者看作国王,然后将之牺牲处死,这样国王享受著一个巫师长的各种权力而不需负他的责任,基督教中耶稣受难故事在外观上与上述古巴比伦风俗最为接近,基督教藉此强调耶稣乃为世人赎罪。

  (10)卓新平:《宗教理解》,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第481-488页。

  古希腊哲学通过希腊化时期影响犹太教以及古罗马时期其学派直接渗入基督教,其中罗马时期的新柏拉图学派与后期斯多葛学派对基督教学说体系的确立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古波斯宗教的善恶二元论、末世观念和天使魔鬼的描述无疑对基督教也产生一定作用;而基督教在其形成过程中,古希腊罗马的斯多噶哲学和新柏拉图主义对基督教也起著不可估量的影响。

  基督教产生於公元一世纪巴勒斯坦,与世界上其他宗教一样,有它的产生背景及思想渊源。基督教脱胎於犹太教,当中汲取了很多异教的教义,例如巴比伦、埃及、波斯等地的神线;沃尔克说得很中肯:

  在古埃及也曾流传过关於救世王降临之说,据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古埃及预言记载,当一地区遭受灾祸役就会有人预言将会有一个大能的国王来临,他将开创一个幸福、和平、正义的时代,从这种救世王降临之说到犹太教的弥赛亚观念和基督教的基督再临论,当可见出一条伏线)

  希腊大哲学家柏拉图的哲学则在其理念观、回忆说、灵魂不灭论和世界等级模式诸方面影响到基督教的观念体系,柏拉图认为理念是独立於个别事物和人类意识之外的实体,这种神秘而永恒不变的理念乃是个别事物的“范型”,而个别事物则为完善事物之不完善的“影子”和“摹本”,理念世界真实而完善,而现实世界乃不真实及不完善,在理念世界中,善的理念是一切理念的泉源,是逻各斯,即宇宙的目的,柏拉图认为,物质和肉体均不完善,它们乃灵魂的重负,力求灵魂从中解脱才是人生目的,柏拉图还有一套“世界等级模式”:世界分为理念世界和现象世界,理念世界以世界灵魂为最高主宰,它布满世界,乃世界完美,秩序的根源,而现象世界则反覆无常,卑微低下,在神秘而不可见的最高神之下为创造世界者,由它造出现象世界,从灵魂等级来看,造物主之下为天体灵魂,其次为人类灵魂,最低者为动物灵魂,人类灵魂又可分“理性”、“意志”、“欲望”三部份,若要得救,就需发展理性,训练意志,克服欲望。总而言之,柏拉图把世界二元割裂,基督教的彼岸世界观即与之相似。

  希伯来人是一个宗教成份很重的民族,它本身没有哲学的根基,基督教的神学是借助了希腊人的哲学建构而成,希伯来人的宗教和希腊的哲学思想碰撞在一起,得到有机的结合,成为基督教神哲学的基石。

  而根据圣严法师的分析,犹太人魔鬼的观念是受到古波斯祅教的启发,祅教主张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不断在斗争,这种观念后来演变成为上帝与魔鬼,而基督教的魔鬼撒旦(Satan),其名则取自古埃及的恶神沙特(Sat)。(5)

  波斯古经上还有对复活的描写,如《耶斯特》第19章提到了来世,据说在那儿死者将复活,不再有旧时代,不再有死亡,不再有腐败邪恶,《布达希施》第30章则说是救主扫希安特带来了复活,复活后不再有等级,《伽泰》中也谈及人们在复活后将得到永生的灵粮。

  关於死后审判的详情载於《生命书》,而在《死者书》中也常有这种冥国审判的插图,它描绘墓地神安努毕斯牵连受审者进入奥西里斯的审判法庭,被判为义人之魂由奥西里斯及其子荷鲁斯迎入死后王国,享受冥世福乐,被判为不义者则连人带心都被等候在旁的恶兽吃掉,这类景象反映了埃及人对来世、死后生活、地狱与处罚、善恶报应的认识,基督教中的来世生活、末日审判、天堂地狱、灵魂得救等宗教观念在此已见端倪。

  在埃及的神话中,对基督教产生直接影响的是奥西里斯死而复活神话死后审判的观念,奥西里斯之爱西丝女神的形象被描绘成哺乳圣母的形象,这更是圣母玛利亚怀抱圣婴的原形。

  复活观念在基督教中也得到有机结合,古巴比伦宗教纪念青春之神杜木兹复活之风俗亦影响基督教,据传每年一当杜木兹要离近,闪族男女皆为他举行哀典,但春天一到,杜木兹重返人间,枯死的大地又充满生机,这种“迎春节”发展到后来,遂被基督教改造成“复活节”。(7)

  古巴比伦宗教中创世神话见於《巴比伦史诗》,其编写时间约为公元前1751至1171年间,史诗说到创世前只有一片混沌的水,称Tiamat和Apsu,二者结合而生诸神,先有Lahmu和Lahamu,后出现大神安努伊亚杀死阿卜苏,以其尸建神庙,提阿马特反对诸神创世,诸神杀提阿马特,马尔杜克又将提阿马特分尸两半,一半造穹苍,一半造大地,又割断提阿马特的头,用其血及泥土混和创造人类...这些创世神话后来被基督教吸收,例如《创世记》中上帝造天地时“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把光暗分开”,“将水分为上下”等,皆受古巴比伦神话影响。

  (4)卓新平:《宗教理解》,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第469-476页。

  这裏所谈及古埃及宗教神线世纪在埃及各地曾流行的宗教观念和神话,埃及宗教起源於氏族图腾崇拜,各地的保护神多为动物形象,其后发展成天体与动物崇拜结合起来,从而使日、月、光明诸神具较高地位,埃及宗教与巴比伦不同之处在於它信仰神对死者的审判和死人复活,相信死者灵魂要进入阴间接受审判,并将有著来世的生活,这些观念曾为基督教的末日审判与地狱之说提供了素材。

  新柏拉图派代表人物普罗提诺提出了万物之源是“太一”的理论,这个“太一”乃神秘的精神实体,超越一切存在,它作为万物的“泉源”凭其不断的“流溢”而创造世界万物,不过“太一”并不直接创世,它从自闩y溢出“努斯”,即一种理性精神,从“努斯”流溢出“灵魂”,再由“灵魂”流溢出物质世界。普罗提诺还强调“灵魂”在本质上具有爱慕,向往“太一”的特性,它使人渴望回到“太一”与神合一。新柏拉图派的“太一”理论和“灵魂解脱”学说为基督教的“上帝论”和“救赎论”的哲理化奠定了基础,这种“太一”被视为上帝,宇宙一切都从它那里流溢出来,物质世界离“太一”最远,所以是恶的,卑贱的,只有静思默想消除物欲,达到“出神”境界才能使灵魂回归“太一”,受这种学说影响下,基督教宣称上帝为万物的泉源和归宿,人生追求的目标是与上帝合一,归於永恒的上帝,不能不说是脱胎自这种神秘的新柏拉图主义。(10)

  犹太人在接触了巴比伦的创世故事,便据此产生了现在旧约《创世记》的创世神话,故此可以发现很多巴比伦神话的痕迹,例如巴比伦的始祖名为阿当米(Ademi),犹太人便以亚当(Adem)为其始祖之名(2)。 目前世界使用的七日一星期制度也是来自古代两河流域的星神祟拜,当时人根据月亮的盈亏制定太阳历,每月分为四周,每周分为七天,并认为年一星神主管一天,太阳神主管星期日(Sunday),月神主管星期一等等,这些星期制度被犹太人吸收后,便成了七日创世神话了。而圣严法师更分析古巴比伦的宗教仪式时指出古巴比伦人把每月的七日、十四日、二十一日及二十八日定为大凶日,停止工作,这种习俗为以色列民所继承并发展为安息日(3)。附带指出,现今的基督徒视星期天(Sunday)为安息日是一个莫大的误解,因为星期天本是罗马人休息纪念太阳神的日子,(Sunday)顾名思义就是太阳的日子,而且它是一周的开始,而不是一周的终结。

  在古埃及也曾流传过关於救世王降临之说,据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古埃及预言记载,当一地区遭受灾祸役就会有人预言将会有一个大能的国王来临,他将开创一个幸福、和平、正义的时代,从这种救世王降临之说到犹太教的弥赛亚观念和基督教的基督再临论,当可见出一条伏线)

  波斯宗教的和最后审判说对於基督教有过影响,基督教早期流行的 “千禧年”之说即可找出某种渊源关系,而波斯宗教中有关救主扫希安特的传说也对形成基督教的“人子”(即救主耶稣)观念产生一定影响。

  希伯来人是一个宗教成份很重的民族,它本身没有哲学的根基,基督教的神学是借助了希腊人的哲学建构而成,希伯来人的宗教和希腊的哲学思想碰撞在一起,得到有机的结合,成为基督教神哲学的基石。

  基督教的受难、复活之说也有古巴比伦传说的痕迹。基督教中的“受难”观念,亦受到古巴比伦中的宗教风俗影响,在古巴比伦有一种风俗,每年选一已定罪的犯人,使他穿上国王御袍,坐在宝坐上,行乐五天后便将他剥去衣服,加以鞭苔,然后木框贯体处死,这种情况使人想起彼拉多兵士给耶稣穿上紫袍,当作犹太国王,然后拉到十字架,这种作为被杀牺牲在古代社会是十分普遍的,象徵古代社会领袖享有社会权力及与其承担责任紧密相连,具有“受难”意义的是,远古被杀这种活人祭神在古代者往往是社会地位最高的人,如酋长、巫师。随著阶级社会及统治者权势的增大,这种风俗遂出现戏剧性转变,即找一位替代者看作国王,然后将之牺牲处死,这样国王享受著一个巫师长的各种权力而不需负他的责任,基督教中耶稣受难故事在外观上与上述古巴比伦风俗最为接近,基督教藉此强调耶稣乃为世人赎罪。

  而根据圣严法师的分析,犹太人魔鬼的观念是受到古波斯祅教的启发,祅教主张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不断在斗争,这种观念后来演变成为上帝与魔鬼,而基督教的魔鬼撒旦(Satan),其名则取自古埃及的恶神沙特(Sat)。(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