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333net

  “每个门店只配备1-2位专门做租赁业务的新人,老员工基本都以买卖业务为主,只在客户找上门来时才会捎带做租赁。刚入职一般会从租赁做起,后期会转做买卖。毕竟要考虑成本,租赁业务的中介费与买卖相比,不是一个等级。租房业务以线上营销为主,线下营销效果和成本方面都不好。”某中介门店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ju333net

  北京房地产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11月,北京分租、整租住宅市场成交量和成交均价较上月均略有下降,住宅租赁市场延续上月量价回落态势。毕业季后,租房市场迎来淡季。

  “起租时间让步以及中介的折扣力度,这在租赁旺季是不可能的。公司旗下品牌租金由系统统一定价,不能修改。淡季会通过领取优惠券的方式变相降价。如果真的遇到砍价客户,只能在中介费上打折。”该中介人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对北京地区租房市场调查发现,临近年底,各大租房平台房源充足,但租金报价仍然处于高位,并没有出现较为明显的回落。中介和房东只在起租日期和中介费上稍有让步,使得租房总成本略微下降。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对北京地区租房市场调查发现,临近年底,各大租房平台房源充足,但租金报价仍然处于高位,并没有出现较为明显的回落。中介和房东只在起租日期和中介费上稍有让步,使得租房总成本略微下降。

  “每个门店只配备1-2位专门做租赁业务的新人,老员工基本都以买卖业务为主,只在客户找上门来时才会捎带做租赁。刚入职一般会从租赁做起,后期会转做买卖。毕竟要考虑成本,租赁业务的中介费与买卖相比,不是一个等级。租房业务以线上营销为主,线下营销效果和成本方面都不好。”某中介门店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对北京地区租房市场调查发现,临近年底,各大租房平台房源充足,但租金报价仍然处于高位,并没有出现较为明显的回落。中介和房东只在起租日期和中介费上稍有让步,使得租房总成本略微下降。

  记者走访发现,北京地区租赁市场供给端出现较明显的分化。供给方大致可以分为:房东直租、二房东个人转租、房屋中介转租、品牌化租房公司等。按照上述顺序,中介费和房源价格依次递增。



  临近年末,租房市场整体转淡,成交量持续走低。中国证券报记者走访发现,各大中介对租金并没有明显的调整迹象,只是通过领取优惠券、中介费打折、起租时间延后等方式揽客,使得租金总成本小幅下滑。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租赁市场热度季节性很强,“春节潮”和“毕业潮”之后,租赁市场热度减退。第四季度为传统的租赁淡季,租金上涨动力不足,预计短期租金仍为稳中有降趋势,明年春节后可能迎来租赁市场热度小高潮。

  以北三环某学区房片区租赁市场为例,由于目前处于租房淡季,“买方”市场现象较明显。有找房租户想在附近找一居室,起租时间要求到2020年1月中旬。中介人员按照要求,找到了多处待租房源供租户挑选,最后租户选中了该中介旗下一套品牌公寓。该公寓系统起租时间为2020年12月31日。在价格不妥协的情况下,经过双方谈判,中介费做了8折让步,起租时间让了10天。

  北京房地产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11月,北京分租、整租住宅市场成交量和成交均价较上月均略有下降,住宅租赁市场延续上月量价回落态势。毕业季后,租房市场迎来淡季。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对北京地区租房市场调查发现,临近年底,各大租房平台房源充足,但租金报价仍然处于高位,并没有出现较为明显的回落。中介和房东只在起租日期和中介费上稍有让步,使得租房总成本略微下降。

  大型中介品牌旗下通常形成了租赁子品牌。比如,链家旗下的自如,我爱我家旗下的相寓等。这些大型房产中介服务商,无论是找房还是签约、缴款、后期维护,都是线上操作。对于线下门店,房屋中介对租房业务的重视度和揽客积极性均不及买卖业务。

  “起租时间让步以及中介的折扣力度,这在租赁旺季是不可能的。公司旗下品牌租金由系统统一定价,不能修改。淡季会通过领取优惠券的方式变相降价。如果真的遇到砍价客户,只能在中介费上打折。”该中介人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每个门店只配备1-2位专门做租赁业务的新人,老员工基本都以买卖业务为主,只在客户找上门来时才会捎带做租赁。刚入职一般会从租赁做起,后期会转做买卖。毕竟要考虑成本,租赁业务的中介费与买卖相比,不是一个等级。租房业务以线上营销为主,线下营销效果和成本方面都不好。”某中介门店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临近年末,租房市场整体转淡,成交量持续走低。中国证券报记者走访发现,各大中介对租金并没有明显的调整迹象,只是通过领取优惠券、中介费打折、起租时间延后等方式揽客,使得租金总成本小幅下滑。

  以北三环某学区房片区租赁市场为例,由于目前处于租房淡季,“买方”市场现象较明显。有找房租户想在附近找一居室,起租时间要求到2020年1月中旬。中介人员按照要求,找到了多处待租房源供租户挑选,最后租户选中了该中介旗下一套品牌公寓。该公寓系统起租时间为2020年12月31日。在价格不妥协的情况下,经过双方谈判,中介费做了8折让步,起租时间让了10天。

  “每个门店只配备1-2位专门做租赁业务的新人,老员工基本都以买卖业务为主,只在客户找上门来时才会捎带做租赁。刚入职一般会从租赁做起,后期会转做买卖。毕竟要考虑成本,租赁业务的中介费与买卖相比,不是一个等级。租房业务以线上营销为主,线下营销效果和成本方面都不好。”某中介门店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租赁市场热度季节性很强,“春节潮”和“毕业潮”之后,租赁市场热度减退。第四季度为传统的租赁淡季,租金上涨动力不足,预计短期租金仍为稳中有降趋势,明年春节后可能迎来租赁市场热度小高潮。

  “起租时间让步以及中介的折扣力度,这在租赁旺季是不可能的。公司旗下品牌租金由系统统一定价,不能修改。淡季会通过领取优惠券的方式变相降价。如果真的遇到砍价客户,只能在中介费上打折。”该中介人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记者走访发现,北京地区租赁市场供给端出现较明显的分化。供给方大致可以分为:房东直租、二房东个人转租、房屋中介转租、品牌化租房公司等。按照上述顺序,中介费和房源价格依次递增。



  临近年末,租房市场整体转淡,成交量持续走低。中国证券报记者走访发现,各大中介对租金并没有明显的调整迹象,只是通过领取优惠券、中介费打折、起租时间延后等方式揽客,使得租金总成本小幅下滑。

  记者走访发现,北京地区租赁市场供给端出现较明显的分化。供给方大致可以分为:房东直租、二房东个人转租、房屋中介转租、品牌化租房公司等。按照上述顺序,中介费和房源价格依次递增。



  临近年末,租房市场整体转淡,成交量持续走低。中国证券报记者走访发现,各大中介对租金并没有明显的调整迹象,只是通过领取优惠券、中介费打折、起租时间延后等方式揽客,使得租金总成本小幅下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